麻栗坡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李达义受贿案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7-12-28 11:27:13 来源: 本站

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文中刑终字第37号

原公诉机关云南省富宁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达义,男,1961年8月14日出生。
辩护人沈连康,云南杨柏王律师事务所律师。

富宁县人民法院审理富宁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达义犯受贿罪一案,于2013年12月10日作出(2013)富刑初字第97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达义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派助理检察员饶鸿佳、李国忠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李达义及其辩护人沈连康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0年至2013年春节和中秋节前,被告人李达义收受富宁天宝矿业有限公司赖某某送给的现金共计16000元;2007年至2009年春节和中秋节前,被告人李达义收受富宁合通矿业开发有限公司陶某送给的现金共计35000元;2008年至2013年春节和中秋节前,被告人李达义收受富宁博奥矿业有限公司陈某送给的现金共计58000元;2009年至2012年春节和中秋节前,被告人李达义收受富宁新源矿业有限公司覃某某、周某某送给的现金共计10000元;2011年,被告人李达义收受富宁国瑞矿业有限公司师某某送给的现金共计50000元。共收受贿赂款人民币169000元。
原审法院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和采信的证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第六十四条之规定,认定被告人李达义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对被告人李达义的违法所得169000元依法予以追缴。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李达义提出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一审判决认定李达义收受的款项中有119000元不应认定为受贿款,李达义没有在收钱后利用职务之便为行贿人谋取过任何利益,属于朋友送给的年节礼金;李达义在检察机关立案前及尚未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前,就如实供述了其收受钱财的经过,依法应认定为自首,对所收款项性质的辩解不影响自首的成立,一审不予认定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重新认定本案事实,对李达义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二审中,检察员提出的出庭意见是,1.原判认定李达义收受多人贿赂共计169000元的事实,有行贿人的证实及相关书证予以证实,且李达义对其收受赖某某等人送给的现金的事实亦供认不讳,足以认定。2.原判定罪准确。在本案中,李达义身为富宁县安监局的局长,具有对矿山安全生产监管的相关职权,矿业公司的老板送钱给李达义,为的是李达义在监管上对各自的矿业公司多关照、多提供方便,以使公司的各项工作顺利开展,且行贿人也证实送钱给李达义后公司办理相关手续顺利很多,李达义也的确关照过他们。因此,上诉人李达义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的行为构成受贿罪,不论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是否合法,以及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是否得以实现,均不影响其受贿罪的认定,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其收受的贿赂款中,有119000元不属于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不应认定为受贿的理由不能成立。3.原判量刑适当。因李达义未自动投案,其在到案几天后如实供述受贿事实的行为不能认定为自首,只能认定为坦白,因此,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具有自首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审量刑时已经考虑了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情节,已对其从轻处罚。上诉人李达义不符合缓刑的适用条件,建议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2007年至2013年春节和中秋节前,上诉人李达义收受富宁天宝矿业有限公司赖某某送给的现金16000元,收受富宁合通矿业开发有限公司陶某送给的现金5000元,收受富宁博奥矿业有限公司陈某送给的现金58000元,收受富宁新源矿业有限公司覃某某、周某某送给的现金10000元,收受富宁国瑞矿业有限公司师某某送给的现金50000元,共计人民币169000元的事实清楚。
上述犯罪事实,有案件移送函、情况说明、公司登记等相关书证、行贿人赖某某、陶某、陈某、覃某某、周某某、师某某的供述及上诉人李达义的供述等证据在案证实。本案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达义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69000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应依法惩处。
关于上诉人李达义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的受贿数额中有119000元不应认定为受贿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上诉人李达义身为富宁县安监局局长,具有对矿山安全生产监管的相关职权,行贿人的供述均证实各行贿人主观上具有在矿山生产安检或办理相关手续等方面希望李达义给予必要的关照或是提供便利,以使该公司的各项工作顺利开展的目的和愿望,且实际贿赂的金额也明显超出了社会习惯和礼仪范围,充分暴露出对权力的收买,而非正常的感情交往;上诉人李达义在侦查阶段亦供认行贿人向其贿赂与其职务身份密切相关,说明李达义主观上对行贿人向其贿赂是希望在矿山生产安检等方面得到其的管照应当是明知的,客观上也收受了行贿人的贿赂。现有证据足以证明上诉人李达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贿赂的犯罪事实,不论其利用职务之便为行贿人谋取的利益正当与否,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是否实现,均不影响其受贿犯罪事实的认定。故对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和辩护人提出李达义具有自首情节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关于自首的认定和处理的规定,“没有自动投案,在办案机关调查谈话、讯问、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期间,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的事实的,不能认定为自首。”在本案中,富宁县人民检察院是在接到群众举报后对李达义存在的问题进行初查过程中,于2013年3月20日对富宁县原合通矿业公司老总陶某进行调查时,陶某于当日就如实供述了向李达义行贿的事实,富宁县人民检察院在掌握李达义涉嫌受贿的犯罪线索后,于同年3月21日通知李达义到案接受调查谈话,上诉人李达义到案不符合自动投案的条件,不应认定为自动投案,且到案后供述收受他人贿赂的罪行与办案机关掌握的罪行属于同种罪行。因此,上诉人李达义不具备法律规定的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的成立条件,不应认定为自首。故对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鉴于上诉人李达义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在二审审理期间又能够退出全部赃款人民币169000元,有悔罪表现,可对其从轻处罚,原判量刑过重,依法予以改判。因上诉人李达义不具备法定减轻处罚条件,故对辩护人提出的量刑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富宁县人民法院(2013)富刑初字第97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李达义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3月26日起至2023年3月25日止)。
三、上诉人李达义向本院退出的赃款人民币169000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龙春梅
审 判 员  张 凌
代理审判员  秦泰斗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张建杰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